首页 新闻中心 机构设置 司法公开 创先争优 法官园地 案件时空 法院执行 诉讼指南 审判业务 法治论坛 人民陪审 法律法规 视频在线 联络专刊

 

关于农村土地民事纠纷案件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7-07-26 10:52:36


    大同区地处城乡交界,农村人口较多,因土地而产生的纠纷自然相对较多,土地为农民安身立命之根本。因此想要农村有序发展,就要合力化解土地纠纷。为此,我院成立专项课题组,由民一庭庭长任组长,通过查阅统计数据、案卷资料、走访相关单位、交流研讨等形式,针对这一问题展开了调研,分析此类案件的总体情况、纠纷发生原因、涉及的相关政策,并据此提出有效解决此类案件的对策建议。

    一、案件审理的总体情况

    近三年,大同区法院共受理农村土地民事纠纷案件32件。其中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宅基地使用权纠纷的受理数为0,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合同纠纷4件、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19件、建设用地使用权纠纷(关于经营性用地)9件,案件受理数量以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居多。

    二、纠纷案件发生的原因

    经济利益的刺激。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的确立使广大农民可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占有、使用、收益固定的土地,使农民的生活有了基本保障,农村社会趋于稳定。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农村经济的迅速发展,经济利益进一步激发了农民对土地的渴望,从而引发大量的纠纷和矛盾。

    外嫁女主张土地承包经营权引发纠纷。外嫁女,实践中指的是与村外人结婚,但户口仍留在本村或已迁出本村的妇女。受民间传统观念的影响,外嫁女往往被本村剥夺了参与农村土地承包的权利,从而导致其在分承包土地、配征地补偿款、股份分红、集体福利等方面都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三、法院处理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件涉及的主要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政策及重点、难点

    (一)法律适用的困难

    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产生的原因较为复杂,有历史遗留问题,有政策因素的影响,有的还涉及农村基层自治问题等,有些纠纷的发生是否可以民事案件受理,往往产生法律适用上的困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实践中遇上的问题:

    1、妇女嫁入另一个村民小组,事实上和夫家共同享受着夫家的承包土地,但对这个新增的家庭成员,夫家承包合同本并无变更,导致诉讼中妇女抗辩其并没有享受夫家的承包地,导致审判实践中法律事实认定存在困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第一款“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

    2、同一集体经济组织的界定,具体到村民小组还是村民委员会?

    3、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中只有家庭成员之一签合同,其他人员没有签,发生纠纷时,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应如何认定?

    4、村干部法律意识不强。一些乡村干部的法律意识也比较淡薄,对耕地搞强制发包,对合同随意变更,对签订的合同想变就变,使承包方的合法经营权落空,产生大量纠纷。

    5、认定事实困难。但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中的证据在形式、内容和取得方式方面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另有村集体管理人员等因素掺杂,给认定案件事实造成了较大的困难。

    上述问题有的集中反映在一个案件中,有的交叉反映。当事人情绪大,法院调解难度大,有的不等判决直接损毁现管理一方种植的农作物,又种其他农作物;又被现管一方损毁,双方之间反复操作,矛盾越来越激烈。

    (二)村民自治与法律规定的冲突

    《宪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确立了我国农村基层组织实行村民自治的基本原则。但《宪法》作为国家根本大法,不可能对具体事项作明确规定。《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主要任务是界定国家、基层组织和村民之间的关系,除了一些概括性的规定外,没有在国家法和村民自治之间划出清晰的界限,也没有在法律中规定村民自治的基本范围,对于村民自治是否存在逾越权限范围,应该怎么审查,如何督查纠正等,法律也没有明确规定。因此,司法裁判不可避免地会面临如何妥善解决村民自治与法律规定冲突的问题。

    (三)政策与法律的冲突

    1、法律与政策之间的矛盾。《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明文规定:“承包经营耕地的单位或者个人连续两年弃耕抛荒的,原发包单位应当终止承包合同,收回发包的耕地。”村集体按照土地管理法有收回承包地的权利,但是依《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又要将承包地退还,立法本身就存在矛盾。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土地管理法是相同位阶的法律,没有效力优先之分,这种立法和政策之间的矛盾给法院审理案件造成很大困扰。

    2、政策与现实之间的矛盾。法院裁判应当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但对于上述新类型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来讲,情况则复杂许多,因为其间往往涉及政策和法律冲突的问题。《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土地承包以户为单位,土地承包30年不变。但如国按照“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基本原则执行,就会出现“一地多人用,多地一人种”,“亡者有土,生者无地”等现象。该法虽然规定用机动地对新增人口进行调整,但又规定,机动地超过5%的不再增加机动地,因此很多村集体现在已无机动地可调整,许多新形成的农户不可避免地面临着无地可种的现实。

    四、预防土地民事纠纷的思考

    本院受理的案件数量虽不多,但土地承包纠纷类案件往往潜在在不稳定的危险因素,他源于多个层面,牵涉范围广泛,有些方面的问题需要社会各个部门相互配合,多管齐下,方能从根本上加以解决。

    农村基层政府组织的行政管理服务行为直接涉及农村地区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这些机关或组织行政不作为、管理不到位或服务跟不上是酿成纠纷的重要因素,这也是土地纠纷案件不宜作为人民法院直接受理的一审民事案件的原因之一。对农村土地进行普查,明确土地权属并加强对村级土地工作的管理。政府应加强对村委会工作的监督和指导,特别是土地发包的全程监督,以维护村民的承包经营权。建立农村土地承包纠纷调解和仲裁机构。乡(镇)人民政府作为基层政府,最了解农村土地的现状及纠纷的原因,可因势利导的调解矛盾,化解纠纷,稳定土地承包关系。

    土地对农民而言,不仅有着重要的经济价值,而且还担负着基本生存的保障功能。他们的权益如果得不到有力的保障,将直接影响社会的稳定,故应联合多部门妥善处理农村土地承包纠纷。

责任编辑:王海燕    

文章出处:大同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7588771 位访客
地址:大庆市萨尔图区世纪大道  
Copyright©2018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黑ICP备11004505号